来源: 先不写球 公众号

  范志毅在吐槽与被吐槽的推波助澜中又一次登上了热搜。

  竖起的大拇指,有人向上,有人向下。

  Why so serious?

  让我略感意外的是,他在节目PK环节与杨鸣Battle时相对自如机敏的反应与状态,虽然手也在出汗。

  范志毅把曾经吐槽足球的方式套用在篮球身上其实没那么好笑,预先写好的台本看上去似乎将冒犯的艺术运用到了极致,但真正达到极致的只不过是现场嘉宾对节目笑果的烘托以及大多数人对体育关注的匮乏。

  秀过之后,范志毅在微博上回应:“欢笑之余,希望大家也多关注足球,一起把足球界的传承重新建立起来。”

  有人会因为一场吐槽足球或篮球的脱口秀而关注甚至爱上这项运动么…

  五年前,2016年3月29日,当国足奇迹般地进入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亚预赛12强赛后,我当时在《体育画报》耗时三个月做了一期老国脚访谈的专题——“这么近,那么远”,跟八位亲历过2001年国足首次冲出亚洲的老国脚聊了聊,其中当然包括范志毅。

  回头再看,那不仅是一次对中国足球高光时刻的集体回忆,也像是一次对中国足球回光返照的集体吐槽。

  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天在康桥基地的小会议室里,范志毅讲到激动时用手狠敲桌子后又默默揉手的神情。

  相比节目中经过编排的预设式吐槽和球场边“脸都不要了”的应激式吐槽,那天手边放着冰咖啡和烟的范志毅,也许才是最近接范式吐槽的真实状态。

  相隔久远,那些在当时看来真挚诚恳的话,如今却也显得充满了笑果。

  中国足球,不只有可笑,更多是苦笑…

  经历过1997年十强赛的失利,再参加四年后的十强赛,心态上有什么不同?

  之前那种盲目自信没有了。因为1997年的时候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达到了一个高度,各个俱乐部开始加大投入,我们这批球员在各自地方上的地位无形提高了,形成了一种盲目自信,但实际上你根本就不了解其他地方的变化,不了解对手,人家同时也在进步。

  其实现在回过头看,1997年我们根本没有准备好,也没有想过最后会打到什么程度。这是我们球员自身做得差的地方,当时我们作为球员,是没有理由把责任推卸给教练和管理层的。

  2001年的时候,其实从球员能力上来讲,都逊色于1982年和1997年这两届球员,但是最后为什么能出线?就是把每个人的特长都发挥出来了,米卢的大赛经验,在准备过程中抓住了很多细节,并且让队员能够理解他的意图,再加上当时日韩没有参赛。

  当时会觉得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代表国家队冲击世界杯了吗?

  从年龄结构上来说,确实是最后一次。但是从状态上来说,我觉得还可以再延续几年,最起码可以挺到2004年。

  回想2001年十强赛的整个过程,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第一场打阿联酋,3比0,这是开门红。我们常说,万事开头难,一个战役打响第一枪是最重要的。然后接着就是两个客场比赛,打阿曼和卡塔尔。

  第一场赢了以后,米卢并没有要求我们客场打阿曼和卡塔尔时要刻意地去防守,只是按照正常的一场比赛去打。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都知道比赛的重要性,但是并没有说紧张过度了或者放松过度了。

  我当时的脑子其实是一片空白,因为整个人完全沉淀下来了,专注在比赛上,全场几万人在喊,但是我们在场上都能听见彼此的呼应,专注到这种程度。

  主场1比0战胜阿曼,提前两轮出线,当时是什么感受?

  其实当时每个人内心感受都不一样。对我来说,毕竟连续打了1993、1997、2001三届预选赛,而且都是作为主力,所以当时情绪确实很激动,比我更激动的估计也没有了。

  我经历过赢球、输球、赢了再输、输了再扳平,这些都经历过。而且我跟很多球员都是队友,跟施拉普纳、戚务生、米卢三任主教练都合作过,这样一路走过来,当最后出线时,情绪是很难控制的。而且当时我的感觉是,如果这样踢下去,我还能踢,其实我2005年还在踢。

  国家队启用年轻球员这都很正常,但是我觉得最后对我们这些老队员来说,缺乏最根本的尊重。现在可以说当时那些足协领导都做错了,因为他们现在都在牢里。他们没有充分利用好这些老队员,如果用好的话,还会有提高,因为我们可以从不同的层面去为国家队出力。

  所以在2002年世界杯之后,你也没想到中国队会再等15年这么久才能再去踢最后阶段的十二强赛?

  完全没有想到,当时我们以为终于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以后,队伍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可能实际水平还没有到那个高度,但是通过十强赛出线以后,起点是从参加过世界杯这个层面再往上走,而没想到会越走越低。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盲目所造成的,这是管理层的错误。

  现在再次打进十二强赛,对中国足球来说又是一次机会?

  确实又是一次机会,首先要坚信我们是有这个实力的,现在的局面是自己弄坏掉的。不过没关系,可能这次十二强赛还是出不了线,但是能否从失败中总结经验,在十二强赛这种高度开始下一步的工作。

  现在足球的大环境在改变,球员的本身的素质在提高,教练的业务水平也在提高,说白了,现在就可以把我叫去为高导服务。中国足球的问题,没有必要让行政干部去干预,就让我们这些懂足球的人去解决。不要总是让领导过来讲话,传达国务院总理的什么什么,比赛的时候球员是不会想到国务院总理说了什么,想的都是业务层面的东西。

  这届国家队和你所经历过那几届国家队相比,队员之间最大的差异在哪里?

  不能说现在的球员不行,因为某种程度上,他们的条件是好于我们的。但是相对来说,他们的特点不够突出。我们那届国家队,前锋线的高峰和HD,后卫线我和大头(李玮锋),技术特点都很鲜明,中场的彭伟国、曹限东有一脚任意球,李铁有体能等等。

  现在这批球员的技术能力也都有,但如何把他们的积极性全部调动起来,这才是最关键的。所以你看,高导接手国家队以后,队员的积极性很快被调动起来了,这就说明高指导还是了解这批球员。不是说之前的主教练佩兰不行,他毕竟是一个外国人,很多东西从语言上转换过来,就已经有缺失了,加上对中国球员缺乏足够的了解,在这方面外籍教练和本土教练还是有很大差异的。

  如果现在这届国家队去打2001年的十强赛,或者2001年那届国家队来打现在的十二强赛,结果会怎样?

  现在他们打不了,但我们那届应该可以打。其实还是人员的问题,我、大头、吴承瑛、孙继海,这条后防线加上后腰李铁,现在在亚洲达到这样水平的也为数不多。

  你觉得国足十二强赛的前景如何?出线的几率有多少?

  失败和成功我都能接受,但不能用概率来说。我就坚信一条,中国足球现在面临的局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因为中国足球再次改革以后,这个冲击世界杯的机会是来之不易的。其实中国队早就应该具备这种机会,只是自己给弄坏的,所以我相信这次中国队打得肯定不会差。不要说输赢,就是十二强赛整个过程不会太差。

  十二强赛中国队所在的这个小组中,你觉得威胁最大的对手是谁?

  卡塔尔,因为卡塔尔为这次比赛准备得比较充足。不要被小组赛最后一场赢了卡塔尔所蒙蔽,卡塔尔其实一直是在为2022年世界杯做准备的,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都是有铺垫的,不管是球队实力还是比赛经验都在慢慢积累。我也一直在观察,现在卡塔尔各个年龄段球队的成绩在亚洲都很好,所以这个对我们来说是最要命的。

  现在这届国家队球员所承受得压力跟你们当时打十强赛时是一样的吗?

  我想压力都是一样的,不管现在还是以前,也不管外界的期望是高还是低,其实都是一样的。因为你是代表国家队去比赛,有责任就一定会有压力。但是我觉得不要去听外界的声音,自己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要受任何影响。

  我就是这样,我也被喊过、被骂过,我在国家对也进过乌龙,我那是往自己的门里踢的,当时压力也很大,但是我根本就不听,也可能我的抗压能力比较强。因为在那一瞬间你的第一反应是起主导作用的,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如果造成乌龙怎么办?如果你这么想,那这个球肯定进了,如果你伸脚去救,有可能乌龙,也有可能踢出来。

  我作为后卫,责任就是不让对方进球,就算已经进门里了,都要想办法把它踢出去。如果你现在让我选择,我还是会去救那个球。所以这种抗压能力需要一定经历才能积累下来的,我想现在国家队的这些球员也都能做得到,没问题的。

  当年的十强赛,谁是国家队的关键先生?这届十二强赛谁又有可能成为关键先生?

  其实上场的十一个人和整个团队都很关键,但是如果说在关键比赛中站出来,就是我和大头,还有祁宏。其实主场打乌兹别克那场也是一个拐点,第一个球,祁宏从左路45度传中,我到右边头球回点给HD,他打进去了,整个配合很好。

  第二个球我和大头都跑到位了,如果他顶不到,我也顶进了。最后大头打进去,2比0拿下来,只要后面再赢一场就可以提前出线。所以所谓关键先生就是在关键球的处理上能站出来,但是现在这届国家队现在还看不到这样的人。

  对即将出征十二强赛的这届国家队,有什么样的建议和经验分享?

  一是不要听别人怎么去说,不要去看报纸上如何评价,就是专注于我自己,专注于比赛。二是如何协调,如何处理好与教练和所有队友之间的关系,包括整个团队的工作人员。因为人与人的性格有差别,也不可能都成为知心朋友,但是为了大家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大家都要理解,努力团结。三是如何把个人融入到整体中,在整体中发挥你个人的力量,这很重要。   

  如果能进入俄罗斯世界杯,中国足球还会重蹈2002年世界杯后跌落谷底的覆辙吗?

  我想肯定不会了。因为现在中超联赛的俱乐部各个层面都在提高,职能部门也在不断完善,相应的很多政策和措施都在不断推进。